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视野
试论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与民主建政之间的关系

——兼论古田会议对闽西中央苏区政权建设的贡献
2021-06-0716:00:49来源:作者:邱德昌

闽西是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是中央苏区最早创建苏维埃政权的区域,闽西苏维埃政权建设为中央苏区政权建设提供了可贵的范本。闽西苏维埃政权建设与古田会议相辅相成,古田会议为中央苏区政权建设奠定了坚强的基石。

1623053036445436.jpg

古田会议油画

  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与民主建政是毛泽东思想闽西实践的三大理论基石

  1929年12月在上杭古田召开的古田会议,虽是红四军的一次会议,却是我党我军建设里程碑式的重要会议,会议确定了我党、我军的灵魂支柱,由此产生的“古田会议精神”成为我党精神谱系之一。古田会议精神,许多学者论述其内涵主要包括: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实事求是,追求真理;敢于斗争,勇闯新路。并认为古田会议精神是对井冈山精神的进一步发展和弘扬,同时为苏区精神、长征精神和延安精神等作了铺垫。

  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是古田会议精神的核心,也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的核心和建军的灵魂,而随之的闽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建的中央苏区民主政权,为中国共产党人治国理政的发端和首创,其民主建政思想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古田会议精神,应当成为古田会议精神的有机组成部分。

  当然,闽西人民建立政权的革命实践,离不开毛泽东同志一手指导,也可以说,闽西的革命实践,是毛泽东思想重要发祥地和和试验田。在这块试验田,毛泽东同志在关于党的建设、军队建设和政权建设三大领域进行了深入思考和分析,并提出卓越的理论建树,同时,这些理论在闽西苏区得到实践和推广,并取得了辉煌胜利,这些成功经验,成为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理论基石。

  事实上,毛泽东同志在古田会议结束之后,就立即开始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即“对于时局的估量和伴随而来的我们的行动问题”,尤其是武装割据后的建立地方政权问题的深入探索。1930年1月1日,他收到红四军一纵队司令员林彪给他写的元旦贺信,1月5日,毛泽东在古田协成店写了回信,信中着重阐述了建立地方苏维埃政权的极端重要性。1930年5月,毛泽东通过江西寻乌调查后,在闽西形成初稿并在闽西印刷出版了《反对本本主义》,提出反对教条主义,开展调查研究,走群众路线的重要性。1931年6月至7月间,毛泽东以前委总书记名义三次致信谭震林等同志和红十二军军委,第一封信要求其中心任务是“建立武装、地方临时政权和临时党部,把四个问题真正的解决,使于、瑞、石、宁、会、汀六县连成一片。”“坚决反对群众工作中的机会主义”。第二封信又要求其“宁化、石城、长汀三县群众工作才是主要任务”“一面筹款,一面把群众大大发动做到分配田地”。这一时期,毛泽东十分关心红军如何帮助当地群众建立政权问题。随后的1933年11月,毛泽东三进上杭县才溪乡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后,写下著名的《才溪乡调查》,是对闽西苏区政权建设的经验总结和理念探索。随后,毛泽东同志根据在闽西的深入调查,写下《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并在1934年1月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发表,提出了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观念,是苏区人民政权建设的重要理念基石。

毛泽东同志在古田会议召开之后的一系列在闽西的革命实践,其主要精神当归属于地方苏区政权建设问题,即当前形势下农村武装割据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人的道路的走向问题,形成的一切为了群众的群众路线、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实事求是作风建设等系列思想。由此在闽西形成的民主建政思想与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共同成为毛泽东思想闽西革命实践的三大基石。

 1623053088143669.jpg

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写作旧址协成店

  这三者关系密切,相互影响,相互促进,既是闽西苏区建设的基础,也是建设中央苏区政权的基础,中国共产党人治国理政的开端。

  思想建党是政治建军的前提,政治建军是思想建党的保障

  古田会议精神的核心是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思想建党,是基于当时红四军共产党内存在着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这对于执行党的正确路线妨碍极大。由此,古田会议要解决的首先是思想建党,即要用无产阶级思想对党员进行教育,从而确立思想建党原则。古田会议《决议》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加强党的建设:一是加强党的思想政治教育,确立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同时,要求党的领导机关必须确立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路线,遇事要拿出办法,形成坚强的领导核心。二是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用无产阶级思想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古田会议《决议》突出了党的思想建设,主要是教育党员“使党员的思想和党内的生活都政治化,科学化”。古田会议对于党的建设的论述,把思想建设放在十分突出的位置,不仅论述了党的思想建设的重要性,而且论述了思想建设的内容与方法,是对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关于坚持“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建党思想的丰富与发展,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党建理论初步形成。

  古田会议决议关于在军队的建设上,要强调党的领导。规定党不仅要管党员,管政治工作,而且要管军事、管打仗,即今天所提倡的党管一切。“每连建设一个支部,每班建设一个小组,这是军中党的组织的重要原则之一”。古田会议确立的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党指挥枪”,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这就是政治建军的本质。政治建军的前提,党自身的建设要搞好,党要管好党,党内要加强思想建设,所以说,政治建军的前提和基石是思想建军。同时,有一支听党指挥、行动一致的人民军队,又是保卫政权,捍卫党的独立、纯洁的有力保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是这个道理。当时的红四军武装,成员复杂,红军的主要成分是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主要是小资产队级思想,经常反映到部队中来,部分红军官兵来自旧式军队,旧军队的旧观念也在部队存在。同时,当时频繁的游击,使许多官兵不习惯、不适应实行武装割据、建立政权新要求。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古田会议精神浇铸了红军灵魂,部队官兵思想得到统一,军魂得以树立,一支崭新的人民军队定型下来。这支军队的军魂确立以后,就成为人民政权的有力维持和保护者,也使中国共产党有了一支强大的、可靠的武装斗争力量,中国共产党人才得以安身立命,不断通过自己的斗争和锤炼,加强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的建设,不断自我革命、自我革新,走向辉煌。

  思想建党是民主建政的基础,民主建政丰富了党的建设

  1.古田会议提出的群众路线为民主建政奠定了政权基础。

  古田会议关于党的组织建设中,还初步论述了党的作风建设问题。要求加强群众工作,密切与群众的联系。决议指出:红军打仗,不是单纯为了打仗而打仗,而是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并帮助群众建设革命政权等去打仗的,离开了对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既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这虽然是批评单纯军事观点的,同时却具有加强党的作风建设的普遍意义。因为在战争年代,党组织也需要开展这些工作,否则革命不能取得胜利,党组织存在也无意义。因此,决议指出:“一切工作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路线去执行。”决议提出的群众路线,实际就是党所做的一切均为保障群众利益,这是民主建政建立的基础。

  早在1929年7月,毛泽东亲自指导中共闽西“一大”召开,原来会议要提早召开,毛泽东发现会议酝酿不足,要求代表到社会中开展调查,并亲自做了一番调查后,会议才正式召开,他又亲自修改了《苏维埃政权决议案》,《苏维埃政权决议案》提出“苏维埃政府既为工农兵的政权,它的工作自然就为工农贫民兵士谋利益的。”在《政治决议案》中认为:“实行土地革命使闽西广大的贫苦农民得到土地,建设斗争的坚实基础,尤其是闽西斗争的主要目标。”《土地问题决议案》写道:“只有用革命的方法,没收一切地主阶级的土地,归于农民生产者”,才能“发展农村经济,解放困苦的农民,而解决全社会的生活问题”。这些决议,都说明政权之建立,是为了群众而建立的。闽西苏区在开展土地革命时,创造性地提出了以乡为单位、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给地主富农同样一份土地等等的土地分配政策,使闽西苏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迅速地分配了土地,约有80多万贫苦农民得到了土地。闽西土地革命斗争的经验和成果,保障了群众的根本利益,为中央苏区政权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民主建政中的关于政权组织建设,充分体现了党的统一领导,丰富了党的组织建设。

  《决议》指出:“红军党的组织问题现在到了非常严重的时期,特别是党员的质量之差和组织之松懈,影响到红军的领导与政策之执行非常之大。(《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78页)”提出了一是要提高党员素质、严密组织纪律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提出每连建党支部、每班建一个党小组。《古田会议决议》第二部分党的组织问题中指出:“每连建一个支部,每班建设一个小组,这是红军中党的组织的重要原则之一。”(《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88页)”《决议》对加强党的组织建设方面有诸多表述,但就党的组织建设方面,还没有深入展开和提出如何建设完善举措。

  从闽西中央苏区制订运行管理机制方面的实践经验,可以看出党的组织建设已有相当的严密性。闽西中央苏区制度建设主要包括代表会议制度、选举制度、党组织建设、干部考核制度、监督制度。特别是关于党组织建设方面。加强苏区政权中的党组织建设,确保党在政府行政决策体系中的决定性作用。1929年7月,中共闽西一大通过的《苏维埃政权决议案》,规定了“党与苏维埃的关系”,指出:“共产党并非以党治国”“党是苏维埃思想上的指导者,所以应经过党团作用指导苏维埃并防止党代替苏维埃或苏维埃代替党的倾向”。贯彻落实这一原则,党在闽西各级苏维埃政府中设有党团组织,苏维埃政府的主要政策都由党组织以常委(或者主席团)合议制和首长负责制的形式议定批准后,由执行委员执行,从而避免了以党代政、以政代党或者党政不分情况的发生。这就从制度上、组织上保证了党的全面领导。

  3.民主建政干部作风建设,体现和丰富了党的作风建设。

  古田会议决议关注到了党的作风建设问题,决议分析了红四军党内情况,并概括了几种不良的作风如主观主义、个人主义、官长严重脱离下级关系,对待士兵有打骂体罚等不良作风,对待伤兵有忽视冷漠的作风等。决议指出了这些不良作风对党的危害性,要求党员必须注重调查研究,并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分析问题,从而解决问题。对个人主义行为,决议提出要加强教育,从思想上纠正个人主义。但真正将干部作风建设制度化、普遍化的却是中央苏区建设时期。

闽西在创建中央苏区的民主政权时,十分注重调查研究、走群众路线,并始终贯穿着一切从实际出发、走群众路线,密切联系群众,端正干部作风,形成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苏区干部好作风”。当年,闽西苏区流行一首歌谣:“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饭包去办公,日穿草鞋干革命,夜走山路访贫农”。这是苏区干部真正关心群众生活,切实为群众谋利益和发扬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作风的真实写照。

1623053132266620.jpg 

古田会议会址景区毛主席纪念园

  闽西苏区政权建设过程中积极创新行政管理体制和干部考核机制。根据《苏维埃政府组织法案》,闽西苏区政府的行政管理执行双重领导体制。横的方面,各部委受本级执行委员会及其主席团的指导和节制,有利于各部委在同级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根据地方特点因地制宜地开展工作;纵的方面,各部委分别隶属于上级各有关部委,有利于迅速贯彻上级主管部门的指示和命令,保证决策任务的完成。闽西苏区还注重对行政干部队伍的效能考评。1930年3月,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出台了《政府工作人员惩办条例》,规定了对“怠工放弃职责者、侵越职权者、行动乖张为群众所厌恶者、违反决议案者”予以撤职查办。同时,通过组织工作竞赛、检查评比、巡视检查等方式,完善对行政人员的行政效能考核。对于行政考评优良者,在采用选举制与委任制方式选拔任用干部的前提下,予以精神奖励或者职务晋升;没有通过考评的,予以诫勉、降职撤职处分。通过创新行政管理体制和干部考核机制,实现了高效廉洁的行政效能和行政执行,打造了苏区干部好作风。同时,闽西中央苏区政权建设中建立了完整的行政监督体系,通过人民群众、工农检查机关、主管部门、审计部门等形式多样的行政监督,特别是行政机关内部的自我监督,对打击反革命、惩办贪污腐败、保障工农利益、支援革命战争、巩固苏维埃政权,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古田会议中简要表述的党的建设中的干部作风建设问题,在闽西苏区民主建政过程中得到了充实和展开,闽西民主建政极大的丰富和发展了古田会议精神。

  政治建军是民主建政的保障,民主建政是政治建军的源泉

  古田会议《决议》明确提出:“中国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特别是现在,红军决不是单纯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重大任务。红军的打仗,不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是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并帮助群众建设革命政权才去打仗的,离了群众的宣传、组织、武装和建设革命政权等项目标,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是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这一规定,就将新式人民军队与旧军队区别开来,明确了红军及其所担负的政治任务。政治建军,人民军队才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的军队。一方面,人民军队的政治建军创立的建军原则,解决了在农村游击战争环境中,在武装割据政权的大背景下,如何将以农民为主体的军队建设成为一支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使人民军队真正成为保护人民政权的武装。朱德曾说:“红四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的决议,是红军建设的纲领,后来大家执行了这个纲领,因而使我军又有了更好的发展”。罗荣恒曾多次回忆说:“红四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以后,我军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就定型了。”另一方面,民主建政中的一切为了群众的群众路线,使群众成为政权的忠实拥戴者——也使民众成为保护政权的人民军队的真心拥戴者,人民拥戴当地政权建立的武装,并积极参加这些武装,从而不断壮大了基层武装,从基层政权组建的武装力量,又为人民军队建设提供源源不断的后备力量。

  闽西之所以成为红军故乡,将军摇篮,是因为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在民主建政的过程中得到根本利益——土地,以及在教育、文化、婚姻、经贸等诸方面得到了正当权益。闽西农民在几千年封建体制压迫下首次翻身当了土地的主人,当然从内心拥戴保卫土地革命果实的红军,军爱民,民拥军的现象就水到渠成。据1930年7月8日至20日《中共闽西的第二次代表大会月刊》载:“闽西红色区域的民众组织,可以说无人不是过的团体生活,无人不受武装训练,凡男女自十六岁到四十岁,均加入赤卫队或暴动队,六七岁到十六岁,则为童子团、少年先锋队,每月训练一次到三四次,正式红军,系各自为队抽调。”毛泽东的《才溪乡调查》一文中提到,上才溪青壮年男子(16岁至55岁)554人,出外当红军做工作的485人,占88%。才溪乡还被苏维埃中央政府授予全区扩大红军的“第一模范区”。群众性的军事组织成为红军源源不断的兵站,地方武装不断成长,送往红军正规部队,闽西由此成为红军的成长地。从1928年7月永定暴动后在闽西组建的福建第一支红军武装红军营起,闽西有10万儿女参加红军,闽西儿女每每在关键时刻发展和壮大红军。如红四军下井冈600人,到1929年3月第一次入闽时人数为3000人,至1930年6月离开闽西时,人数增加至16000多人。至1933年3月,闽西儿女在闽西先后创建了红九军(后改为红十二军)、红二十军、红二十一军、新十二军、红十九军5个军,成为中央主力红军的重要组成部分。民主建政为人民,人民参军为建政。这就是民主建政后民众一心拥戴共产党,铁心参加红军的力量源泉。

  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与民主建政三者之间,关系紧密,相互影响,思想建党和政治建军是古田会议精神的核心,亦是民主建政的基石,民主建政是古田会议精神贯彻实施的硕果,由此充分印证了古田会议对党的建设、军队的建设和中央苏区建设的重大贡献,古田会议精神进入我党精神谱系之一,成为共产党人治国理政的法宝是当之无愧的。

(作者系中共龙岩市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