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宣传传播 > 史实纵横
工委书记谷仓脱险记
2021-03-1611:25:30来源:2021年3月11日《闽西日报》8版“红土”作者:张桂生

在连城县庙前镇仙坪革命基点村,至今流传着“工委书记谷仓脱险”的故事。虽然故事情节没有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却是内涵丰富、意义非凡,体现了老区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无限忠诚,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保护党的干部的崇高精神。

仙坪村有一处房舍,那是1928年曾任仙坪村农民协会主席,仙坪村、林溪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罗各养的家,当时称“上新屋”,住着罗各养、罗金养兄弟两家。三年游击战期间直至1940年代,这里还是汀连工作委员会等机构的旧址,是中共地下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的秘密接头点。罗各养参加红军后于1933年在长汀濯田战斗中牺牲,其子罗亮生少年时随父闹革命,参加红军游击队,出生入死、英勇斗争。罗各养妻杨仕姜、弟媳杨玉姜冒着生命危险担任地下红色组织和红军游击队的接头工作。她们为中共地下组织的干部和游击队员安置生活、照顾伤员、做饭洗衣、站岗放哨、传递情报。在这一活动联络点,中共连南区委、汀连工作委员会、连南县委、连南工委等地下工作的领导人俞炳辉、何志远、罗化成、吴传清、罗铭、黄孟伊、李斯元、魏荫华、罗松福、俞联松、游荣长等多次秘密集会,商讨革命工作。杨仕姜和杨玉姜妯娌临危不惧,掩护党的干部,让连南工委书记李斯元身藏谷仓脱险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连南工委书记李斯元,1898年出生于连城县新泉镇杨家坊村。土地革命时期,先后担任乡、区苏两级(乡相当于现在的行政村,区相当于现在比乡镇略小的政权机构,一般为五六个乡为一个区)政府的主席。中央红军长征后,他被组织决定留下来领导连南地区的革命斗争。当时,红色政权的工作不得不转入地下,化整为零开展秘密活动。1938年3月,新四军第二支队出发抗日后,根据支队留守处决定,连城南部大部分党员留下,在后方坚持斗争,抗日反顽,并决定由游荣长到新泉与上杭交界的“贴长”组建中共贴长总支部和闽西游击队,负责领导龙岩西北部包括连城党和游击队的工作。后经总支部研究决定成立“中共连南工作委员会”。7月9日,连南工委成立,李斯元任书记。

1938年秋的一天,秋高气爽,庙前的一条小巷里,一个中年人挑着一个货郎担子,迈着匆匆的脚步向水北村进发,他头上的那顶破斗笠几乎把宽大的脸庞遮住了,他就是连南工委书记李斯元。他今天有上级重要指示要去仙坪村传达贯彻,因为情况紧急,一改由清晨或者晚上出发的常规,决定乘中午人们吃饭时间行动,而且在没有等到交通员一起同行就化妆出发了。他边走边警惕地观察前面的情况,一边摇着货郎鼓,路上偶尔有人来往,但谁也不会想到,货郎竟是共产党的区工委书记。

越过水北村的村庄,进入山间小道,李斯元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一路没有遇到意外,进入山林就安全了。李斯元经历惊险的事情多了,个人的安危也就不放在心上。

李斯元沿着山道顺利到达仙坪村,罗亮生、杨仕姜、杨玉姜等地下工作者像亲人一样迎接他的到来。晚饭后,大家相聚一起,在豆油灯下传达上级的指示精神,商讨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十二点时分,会议结束不久,一些干部迅速离开上新屋,李斯元今晚留宿在上新屋。突然,村口传来了急促的狗吠声,杨仕姜推开外门一看,月光下隐约可见外面的村道上几个端枪的人影朝这边奔跑过来,她立即关上大门,招呼李斯元从厅子后面天子壁的夹缝向后山运动,刚刚打开后门的一条缝,就瞅见后山也有人把守。机灵的杨仕姜沉着冷静地轻轻关上后门,示意李斯元返回厅子。这时,小嫂杨玉姜打开右厢房自己家安放谷仓的三角间,让李斯元从谷仓顶盖上爬入三角区的夹层中躲藏起来。刚刚把谷仓盖板推至墙角恢复原样,反动团丁凶神恶煞地砸开外大门冲了进来。

团丁端着枪,在上新屋搜个遍,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就凶巴巴地喝问:“人藏在哪里?交出来!”杨仕姜反驳道:“我家没有外来人啊?”一个鬼头鬼脑的团丁不怀好意地说:“等着瞧,要是找到了,我剥你的皮!”杨玉姜站在旁边拉拉嫂子的衣服,示意她冷静。一个团丁找来一根长长的竹竿,削成尖头,猴急猴急地捅进右厢房内谷仓的底座空隙。原来,闽西山区温暖湿润的气候,农家为了防潮,谷仓都有三至四块垫脚砖,然后才是谷仓的底座。底座是一个平台,上面是谷仓,最上面是谷仓盖,盖子和底座都比谷仓面积要大。紧靠墙壁的谷仓上盖和底座之间形成一个夹层,正好可以藏人,只是那些游手好闲的反动团丁无从知悉。尽管那个自作聪明的团丁把尖头竹竿捅来捅去,但躲藏在夹层中的工委书记李斯元却毫发无损。

敌人翻遍了整个仙坪村,仍然不见李斯元的影子,把搜捕行动失败的气便撒在罗亮生两家人身上。这时刚好罗亮生护送开会的干部外出,反动民团就把“白皮红心”的保长罗庠学押往连城监狱关押(折磨了一年多才放回),把杨仕姜及次子罗桃生、杨玉姜押往岭下村(反动民团头目是岭下村人),捆绑吊打,灌天井沟的臭水,用尽酷刑。这些革命志士,宁死不屈,绝不交代实情。敌人看到她们身上榨不出“油水”,折磨了两天后,便把他们“放”了。

敌人撤走了,罗亮生和家人回了家,与李斯元商量如何脱险和安置,建议李书记暂时在群众基础好的仙坪村躲避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转移。李斯元却因手头还有紧急任务,决定乘敌人疏忽之际转移至丰图村继续工作。不料在丰图村被暗探盯上不幸被捕,第三天遇害于新泉桥头。反动民团乘机杀个回马枪,疯狂报复仙坪村,尤其是罗亮生一家惨遭洗劫。但罗亮生一家革命到底的决心没有变,一如既往参加地下党的活动,冒着生命危险支持党组织和游击队的工作,直至新中国诞生。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