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暴动” 震撼八闽
2020-05-2810:06:54来源:作者:蓝松英

1928年初春,闽西各县的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从3月初开始,龙岩后田、平和、上杭蛟洋、永定等县农民在党的领导下,举行了震撼八闽的闽西农民四大武装暴动,从而把农民运动推进到一个创建苏维埃区域的阶段。

1928年3月4日(阴历二月十三日)后田村举行一年一度的“关帝福”庙会。地主竟指使地痞流氓殴打农会会员,打伤2人,群情激奋。后田党支部认为举行武装暴动时机已成熟,经县委批准,决定举行暴动。当晚,地主豪绅在“老人拳术馆”设宴作乐。后田党支部挑选了20名“青年国术馆”会员由陈锦辉率领,埋伏在“火星祠堂”附近的隐蔽处,处死了地主狗腿子陈北瑞。接着农会会员直捣“老人拳术馆”,收缴了3支崭新步枪及其他器械,光洋300元及谷米等物资。东肖的郑邦、龙聚坊、邓厝、盂头等村也相继暴动,烧毁田契借约,收缴地主枪枝弹药。后田暴动揭开了闽西工农武装起义的序幕,打响了闽西也是福建工农武装起义的第一枪。

3月8日凌晨,平和暴动打响,数千名平和农军在朱积垒指挥下,冒着大雨分路向县城进发。早上6时,暴动主力长乐乡农军500余人组成5个大队,首先向西北门发起进攻,敌人仓促应战,双方相持甚久。后经西门冲入县城,敌驻军及土豪劣绅从南门逃脱。负责攻打东门的农军因下雨未能及时赶到,听到西北门已经打响,即在10余里外一边急速前进,一边发射枪炮助威,赶至东门时,敌已逃尽。因部分农军组织纪律性较差,进城后造成城内秩序混乱。逃出城外山上的敌军看出农军的弱点,遂进行反攻。农军因鸟枪被雨淋显,火药失效,大大削弱了战斗力。敌军反攻猛烈,农军不得不退回各乡村。平和暴动是在闽西南地区规模和影响较大的一次武装斗争。

6月25日晨,驻上杭城的钟铭清团两个营和驻连城的罗藻一个补充团,分别由丘坊和芷溪的民团带路,围攻正在开展农会运动的上杭蛟洋。面对敌军的进攻,蛟洋农民自卫军在上杭县委书记郭柏屏和傅柏翠等指挥下,立即举行武装暴动。组织“敢死队”和农民武装近1000人,埋伏于村口黄泥岗上抵抗敌军。农军奋勇杀敌,打死打伤敌人二三十人,农军也牺牲了四人。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农军被迫撤退,向郭车、巫坑深山转移。敌人占领蛟洋后,大肆烧杀抢掠,三天烧毁民房七八十栋,民间财物被洗劫一空。后暴动队伍辗转于森坑、洋稠、大坪、巫坑等大山沟里开展游击战争。

1928年6月29日,中共永定县委领导了溪南为中心的全县大暴动,实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把闽西暴动推向高潮。

29日凌晨,阮山,熊振声等首先率领打进上湖保安队的熊永清等30人,在湖雷举行武装起义。收缴了保安队的全部枪械,并在水口庵附近与敌军卢东生部接火多时。当天下午,起义军开赴石城坑一带,与赖秋实、谢宪球带领的农军会合,当晚队伍开到陈东坑与卢肇西等率领的陈东、高头、南溪、岐岭等地率领的暴动队伍汇合,随即举行金丰暴动。暴动队伍很快发展到500余人。7月1日攻打下洋团防局并获得胜利,2日回师古洋,3日回陈东,4日开到上金丰,下午暴动队伍又攻打坪水坑,激战3小时后攻进村里,烧毁地主豪绅的房屋共13座,后队伍回陈东坚持斗争。短短几天,湖雷金丰农民暴动的风暴席卷永定东部数10个乡村。

湖雷、金丰一带农民武装暴动后,驻县城军阀张贞江湘部闻讯即抽调三分之二的兵力前往镇压。城内守兵仅剩百余人,分驻北门炮楼、西门炮楼和县衙内。张鼎丞等人率溪南农军四五千人于6月30日傍晚分北、西、东三路向县城开进。当晚,各路农军进入预定位置,把整个县城严实包围起来。

7月1日凌晨4时,张鼎丞下令各路农军发起攻击,北路西溪农军最先攻下北门,占据了军事要地北门城楼。接着,其余各路也相继攻进县城。与敌军展开激烈巷战,直捣县衙和监狱。但由于农军缺乏训练和作战经验,未能及时杀伤和瓦解敌军,暴动队伍与敌激战数小时,相持不下。此时出城敌军闻讯赶回援助,战至上午九时,农军被迫撤出城外,在继续围城三天后,暴动队伍才撤回金砂、西溪、东溪等地开展土地革命斗争。

永定暴动是福建全省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和时间最长的一次暴动。永定暴动后,组织了红军营,成立了闽西第一个区苏维埃政权——溪南区苏维埃政府。颁布了《土地法》、《劳动法》、《肃反条例》、《婚姻条例》等新法令。实行了土地革命,创造了土改分田的方针,政策和办法。这与后来中央公布的土地纲领在原则上是基本一致的。溪南分田的经验,后来推广到闽西各县和其他根据地实施,为各地土地革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